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凤凰资讯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2-06

原标题:路与行

我曾多少次回头遥望,看那被淡淡迷雾笼罩似梦似幻的过往,看那一个又一个犹豫不定的脚印,看那小小逆风奔跑的倔强身影,我给它取名为路。
   我从来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姑娘。听奶奶说,我妈生我的时候,肚子上开过刀,强撑着痛苦听到我的哭声后才敢晕倒,而我却在襁褓的温暖中开启了我的成长之路。
   在给幼时的路撒下一串甜蜜后,我懵懂地来到了初中。初中的我进入了叛逆期,似乎一夜之间有了理想和追求,有了自己的人生方向,有了自己独特的个性。母亲让我穿白,我故意穿黑;父亲让我早点回家,我却偏偏要踩着月光敲响家门。总认为,与他们对着干便是有个性。
   那时候,我的双眼总是飘向服装店的那些奇装异服。母亲为我买的衣服,往往被我视为老土,顺手一扔便飞进垃圾桶。我更喜欢在牛仔裤上剪出几个破洞,喜欢把头发扎的乱蓬蓬,认为这样才是初中应有的我。
   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头,好言好语规劝了好几次,不见效果,便与我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。
   那年冬天特别冷。我与狐朋狗友在外打了一天游戏,晚上六七点才拎着一袋肯德基进了家门。母亲正在厨房准备饭菜,见我提着一袋肯德基便怒气冲冲地向我走来。一场大战猛地爆发。我们用言语疯狂地攻击对方,渐渐地吼到声嘶力竭,我开始痛恨母亲那张如机关枪般不停扫射的嘴。我与她较真着,她愤恨地指着我呵斥道:“你看你什么样子?人不人鬼不鬼,你瞧瞧你王阿姨的女儿,又听话又懂事,前几天还考了个……”“那你去认她当女儿啊!”我像只发了疯的野兽咆哮道。“你……”“砰”她似乎还想要说什么,却被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,我跑了出去,消失在门前若隐若现的路上。
   隆冬的夜晚走在这无人的大街上,寒风摇曳着只裸露枝干的榆柳槐杨,昏暗的路灯摇摇晃晃,显得愈加悲凉,望着灰暗的天空孤单彷徨。我蹲在街边的台阶上,望着来来往往各形各色的人流穿过。我注视着幸福的一家三口消失在夜色中,我凝望行色匆匆的行人消失在视线的远端。夜,更深了。灯,更亮了。我缩在一角给自己提供一点微弱的温暖,可内心的冰冷却无法焐热。
   “嗡嗡嗡”,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父亲发来的短信,只有几个字,“快回家,天黑,路上不安全,我去接你。”我起身,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,消失在茫茫的月色中。
   在之后的几天,不知是她在躲着我,还是我回避着她,我们基本很少碰面。直到有一天,在与她只有红包往来的微信上,她发了条消息,“请原谅我,母亲这条路,我也是第一次走。”浅浅的几个字在冬季的冷气中晕开了。我仿佛看到了她眼眸里水光一片,甚至有几道红红的血丝,沉沉的溢出一点衰老与妥协的模样。我一时竟感到鼻子酸楚难忍。
   再后来,我记不清了。总之直到现在,我再也没有感受过冬日凛冽的寒风。
   我们都行走在成长的路上,我们一直认为成长的只有自己,但我们错了,母亲也在成长,从一个如我们般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位伟岸的母亲。
   指导老师 敖宏铭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